比和田玉真假还严重的是……


在此笔者给大家解释一下昨天文章中关于民间私人博物馆的话题。不可否认,在物质富足的今天,国内确实出现了一批由民间收藏爱好者们兴办的各路博物馆,这里面的确也有一些诚意之作,但其中包藏骗局者也不在少数。

熟悉笔者的人可能知道,本人是个金庸迷,但数年前在下也对先生的作品有过一些质疑,这些大侠们每日里舞刀弄剑修习无上内功,可他们的经济基础是什么呢?又不去劫富济贫从中取利,又不屑去给人保镖护院,纯粹的空谷幽居,偶尔出门便是高头大马,举手就可豪阔的赏店家十两银子,非农非商,这些江湖儿女的钱是从哪来的?

与之相似,这些私立博物馆又是靠什么运营的呢?要知道房产、安保、人员,偌大的馆舍每月的开支是个天文数字,仅凭门票?那肯定是难以为继的。所以迄今在全球博物馆这行业还是以公立的为主体。

观之国际上较为成功的私立博物馆,幕后大多有大的企业财团的身影,其中有单纯回馈社会的成份,往往也有财务规划的因素。比如在利润丰厚的财年将部分盈余购入升值潜力巨大的藏品,以从账面缩减盈余与减少税收,等到资金链吃紧的时刻再将之拍出。由于有这等实力的机构所藏多为稀世孤品,他们的收藏周期一般又很长,所以待到出手时,那价格也就十分可观了。

这类正规的私立博物馆在民众看来是一种社会福利,是一个商业机构的公益良心所在,对于企业而言他的短期效益在于显而易见的纳税规划,从长远上看它又可作为保险绳与资金池,真的于己于人都是善莫大焉。

这种案例包括助友集团百年前建立的泉屋博古馆、泰美术馆、伊萨贝尔.斯图亚特.加德纳私人博物馆。我们不得不承认,至今国内这种性质的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还是廖若星辰,参玉也希望它们逐渐多起来,同时也期望能对这领域加强监管。

之所以这么讲就是因为以此名目之下,近年各地涌现出了一批如同群魔乱舞般的伪博物馆,当然这里面的情况不尽相同。其一是没文化的土豪虚荣心与自信心爆棚之作。

此间自当首推我大河北的冀宝斋博物馆,看看这堪称辉宏的建筑规模,如果我不说,你能想象一家这般体面,尚挂着社会主义教育基地名头,何其威严的馆舍中堆砌着“三英战赵云”的瓷盘、炎帝时代的青花瓷、穿中山装的元代十二年肖等奇葩“文物”?这种博物馆虽不牟利,但毁人三观,着实可恶。

其次就是体量不一,多集中于历史古迹与旅游区附近,挂一块博物馆或文博馆名牌,摆上几件展品,然后让导游用大巴车拉“肥羊”来宰的形式了。当然高手们并不会完全地拘泥于形式缚手缚脚。他们有时高明的将馆主包装成收藏明宿大家,有时又将老板设定为爱国华侨,其手法花样百出,情节生动,演技更可让一众实力派老戏骨汗颜,在这等精心安排之下我们这些菜鸟掏些学费也着实不冤。

千万别以为参玉这是危言耸听,高明的骗局就是这种可以昭然暴露在全民目光之下而不败露的。百年前洪天王圣灵附体的把戏何其拙劣?其将自己包装为犹大与约翰二大爷的教义何其荒唐?就凭这种装神弄鬼的歪理邪说,人家还不是差点要了靠文治武功统治华夏大地200多年的清王朝的老命?

当然,今天我们的全民素质是大幅提升了,可是魔道相涨,人家骗术也在日新月异,大家定然记得悟本老师言犹在耳,举国上下心悦诚服抢购绿豆的日子。参玉在此不做“众人皆醉我独醒”之态,但不妨与诸君透露一点业内人士的预计,未必多久之后就会有这种伪博物馆浮出水面,同时还会有与之对标的专家形象崩塌。假兵马俑博物馆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个吧挂羊头卖狗肉的以博物馆之名坑消费者的黑店很有创意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