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真的有会轻功的吗?原来还真有一跳六尺的绝技不看不知道!


其实,颜真卿这“轻功”,在中国古代也并非孤证。拥有一身跑跳强大的“轻功”本领,早早就是中国古人的追求。就连长沙马王堆汉墓里,都出土过“疾行方”,即吃了就让人拥有强大“轻功”的“方子”,里面既有各种“汤药”“丸药”,也有许多“巫术”“咒语”。叫多少“文物粉”大开眼界。

当然,这类“方子”的“提升功力效果”,基本也就止于“心理作用”。但中国古人“练轻功”的热情,却是自古就高涨。《管子》里记载,春秋年间的齐国老百姓,就喜欢在大树下“戏笑超距,终日不归”。也就是在树下比跳跃,甚至还为此赌斗争胜,以至于农业生产都一度荒废。

而比起这满满求生欲的轻功表现来,如颜真卿一样拥有一身“轻功”的著名人物,历代都不缺,比如书写“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神话的甘延寿将军,就有一身“尝超逾羽林亭楼”的“轻功”本事。就凭着这强大跑跳能力,他才带着汉军翻越气候险恶的中亚山地,一口气杀到康居境内的“单于城”,霸气砍下郅支单于的头颅。

南北朝时代的陈朝名将周文育,也同样是位“跑跳强人”,他能做到“跳高六尺”,也就是跳到一米六。当然他的跳法还比较原始,大概与颜真卿一样,属于原地摸高。同时代北朝的牛人们,往往更“跳出花样”。比如东魏孝静帝元善见,别看一辈子都是个傀儡,最后还被人下毒害死。却也横练了一身“轻功”:能够一支胳膊夹着石狮子,纵身跳过宫墙。可惜这么好的“轻功本领”,依然一辈子没跳出森严宫门。

不过这几位牛人到底有多快?由于史料记载简略,后人也多是估算。比较“直观”的,当属南北朝时期北魏名将杨大眼,他曾经当场演示过“轻功神技”——找一根三丈长的绳子系在头发上,然后撒腿开跑,由于速度太快,绳子竟然在奔跑中成了一条直线,以至于“见者无不惊叹”。

这种“绝世轻功”,究竟是靠修炼心法,还是靠天生“骨骼惊奇”?当然都不是,大多数情况,就是靠练。特别是在古代军队里,对跑跳能力的训练,就是重中之重。战国时代的精锐军队“魏武卒”,首先要求就是能背负12石强弓长跑百里。而在更早的春秋晚期,当欧洲正上演“马拉松神话”时,纵横中国南北的吴国军队,就能够全副武装奔跑三百里后再宿营。而在汉唐宋等朝代,“走跃”能力都是对军队的硬核要求。

几位“轻功达人”是不够的,打造一支奔驰如电的铁军,才是战场上的制胜之道。

而万历年间的平壤之战里,戚家军更把“轻功”演绎到新高度:虎将骆尚志率领的新一代戚家军,面对平壤日军的凶狠弹雨,先趁着夜色把日军尸首丢上去,制造“轻功爬城”的假象,然后悍勇的戚家军将士甩出钩梯,贴着城墙迅速爬上,将大明的战旗插上平壤城头。在这场“战胜之速,委前史所未有”的大捷里,精彩立下第一功。

这样的精彩表现,哪里靠的是“心法”“内功”?却是靠着戚家军令行禁止的纪律,血战到底的铁血精神,忠勇许国的铮铮铁骨。一如在上演“跳高奇迹”后,慷慨为国殉难的唐朝老英雄颜真卿。“古代有没有轻功”的话题背后,是多少神迹背后的刻苦磨练,还有多少忠勇护国的身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