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输掉600多万是直播游戏还是“天然赌场”?


近年来,随着众多直播平台的火爆,各种直播间乱象也层出不穷。近日,市民刘先生向“问北京”(北京新闻广播新闻热线)反映,自己在花椒直播APP上玩游戏,4年的时间已经输掉600多万元,在他看来,花椒直播平台俨然成为了一个“天然赌场”,事情果真如此吗?

市民刘先生说,自己2018年左右开始使用花椒直播APP,经常能在直播间看到各种“飘屏”,点进去之后,发现很多直播间内并没有人在直播,而是出现了各种可以使用虚拟币玩的抽奖游戏。

刘先生:他这个平台会有一些小游戏奖励的那种飘屏,就是在最显眼的位置一直横着飘,“谁谁谁获得了多少”,然后你玩直播平台一看总飘,就想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然后就进到那个直播间里面,里边的直播会有很多的叫“幽灵直播间”,就是这个直播间是没有人在直播的,就一张图片在这摆着,有一些游戏可以输赢虚拟币。他现在就是等于开了一个全国的天然大赌场。

这些直播间中的抽奖游戏到底是什么样的?记者在手机上下载花椒直播APP,却怎么也找不到游戏界面,玩家孙先生告诉记者,只有充值到一定额度并且有过多次打赏主播记录的玩家才能看到游戏界面,记者用孙先生的账号登录,看到了诸如“砸金蛋”“礼物猜猜猜”等众多抽奖游戏,其中“礼物猜猜猜”一轮30秒,玩家单局投入人民币2000元,而在一款名为“诸神转盘”的游戏中,转盘转一圈,只需8秒钟的时间,玩家就可能损失2900元。

孙先生:我在这个位置投注,他会在里面转圈,点一下是100块钱,在这点一下1000,在这点一下是3000,点不同的是不一样的,他会给你转圈,转到哪个算哪个,点开始游戏,就这么简单的操作,就这么简单,你看,这边很多人都在玩这个东西,唉,你看你看,这个是赚了,这个是财神袋,这个人挣了1000……

那么,这样的直播间能称之为“赌场”吗?游戏和赌博之间的界限在哪里呢?知名IT律师、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认为,是否构成赌博,需要关注游戏资格是否是付费购买的,以及赢得的虚拟物品能否反向兑换成人民币。

赵占领:如果说开设赌场的话,就是组织三人以上去赌博,然后抽头余利,这种就属于是一种赌博行为。但是在网上有一些是这样的,比如说什么转盘,或者是砸金蛋,这些是否涉嫌赌博,一方面就是看他获得的这种资格,他是不是通过付费购买的。另一方面,如果我赢的话,得到的是一种虚拟的物品,但是不能反向回兑成人民币,像这种情况下一般也难以认定是赌博,它实际上是带有一定这种赌的性质的这种游戏而已。

花椒直播APP中的游戏是否满足上述两点呢?据刘先生孙先生等人反映,要想玩游戏,必须用现金在平台上购买“花椒豆”,在进入直播间玩几轮游戏之后,马上就会有人主动联系玩家,称通过游戏赢得的虚拟币可以兑换成现金,这些能将虚拟币提现的人就是所谓的“收货商”,“收货商”的存在使得花椒直播内形成了完整的“充值-游戏-变现”的利益链条。

刘先生:其实是有人在后边坐着的,他一看你在这个屋里,他就私信你,让你加他微信,然后用微信跟你介绍这些情况。他说你这个虚拟币,要是玩这个小游戏赢了,我给你现金。这不就形成了一个赌博的链条了。

从此,刘先生等人就沉溺于其中无法自拔,短短几年间,刘先生已经在游戏中输掉了600多万元人民币。而据刘先生说,像他这样花费大量金钱的玩家在花椒直播中数不胜数。

刘先生:我们这5个人加在一起是(输了)两千万元,全国现在被花椒平台坑的人太多,很惨很惨,我就是这样。

这些直播游戏为什么涉及金额如此巨大?记者首先联系到花椒直播官方客服,工作人员表示,这些游戏都是官方设置的,在游戏页面中可以看到具体的游戏规则。

记者发现,在游戏页面中,确实可以找到游戏的“玩法简介”、“奖励说明”等内容,在“特别声明”中还提到花椒平台严禁任何人以返现等方式引诱用户。

花椒直播官方客服:平台是严禁主播及任何人以返现返利等诱导性方式,引诱用户进行送礼或消费的行为,一经发现会立即严肃处理,包括但不限于这种停播封号等处罚或移交司法机关。平台的话,也是绿色文明的直播平台,是不允许有这种现象的。

然而,众多玩家反映,在平台上有各种将虚拟币变现的方法。花椒直播官方客服也提到,可以通过两个账号之间互送礼物的方式将虚拟币变现。

花椒直播官方客服:咱们花椒豆的话就是充值到账,然后是不能直接退还的,如果您一定要变成现金的话,可以送礼,变成花椒币之后去提现。

只不过通过这样的方式提现,存在较大的折损,而通过“收货商”提现,折损较小,让玩家们感觉更“有利可图”。根据玩家提供的一段与花椒平台官方运营人员见面的录音,这名运营人员也知道平台中“收货商”的存在。

花椒平台官方运营人员:你不是在平台玩嘛,你不认识清清、拉拉(“收货商”的名字)这种的吗?你把这个礼物刷给他,他立马就把钱给你,你连税务的风险你都没有。

花椒平台上的这些抽奖游戏应该由什么部门进行监管呢?记者首先拨打北京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工作人员表示,需要联系公安部门。

北京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您需要向公安部门来反映,我们这边没有这个判定权限,因为赌博本身就是涉及到违法犯罪的。

记者又拨通北京市公安局对外办公电话,工作人员表示,应该向派出所反映问题。

记者查询了解到,花椒直播隶属于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注册地为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甲10号,据刘先生等人提供的一段拍摄于今年3月的录像显示,他们此前已经前往北京市公安局 朝阳分局 酒仙桥派出所 报案,民警联系花椒平台工作人员到场与玩家交涉。花椒方面表示,平台并没有授权收货商变现,而玩家则表示,如此大额的交易行为,平台不可能不知晓。

花椒平台工作人员:这种情况我们是不允许的,我们没有授权他们私下帮他们进行这些交易。

警察:它只要能变现,这种东西就是赌。你必须要提供证据,咱们统一来公安机关进行甄别,甄别以后如果确实有存在违法行为,我们会介入,还有刑警都会介入,明白了吧?

记者又以市民身份向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酒仙桥派出所了解情况,工作人员表示:

酒仙桥派出所:他那个现在是属于将台的,因为现在酒仙桥不是疫情嘛,把有的片区分给将台了。

记者接着联系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将台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区分网络赌博和网络游戏要以是否盈利为目的,具体界定,还需要向警方提供相应证据。

记者查询了解到,从2015年6月上线以来,花椒直播平台用户量持续上升,2021年一季度花椒直播季度活跃用户规模高达2658.42万,平台九成以上收入来自虚拟代币。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后王儒西认为,直播平台推出这些类赌博的游戏,就是利用了玩家的赌徒心里来盈利,这种做法有违企业社会责任,也不利于行业长远发展。

王儒西:它是平台他想要保持用户粘性的这么一种方式,既不利于所谓的我们说的企业的社会责任,也不利于整个游戏行业,因为它根本都不算一个正经的游戏。整体来说,它除了一方面满足一些用户的赌徒心理,另一方面满足这个平台。用了一种比较露骨、比较直白的方式去盈利。

王儒西:它是一个社会问题,其实除了这种比较显而易见的,明面上的这种类赌博的方式之外,其实大量的游戏行业里这种更隐藏性的类赌模式的机制是非常多的,而且它整个利用这种机制来获得的资金也是非常可观的。

刘先生向记者表示,自己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他希望相关各方能严格监管,不要有更多的人误入歧途。

刘先生:很多人很难抵抗这种诱惑。也更希望能有一个监管的部门,对花椒直播这样的平台进行非常严格的监管,不要让更多的人落得像我们这几个人这样这么悲惨的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